民间打捞队队员揭行业内幕:有行规 无法规

1182天前4950


免费法律咨询

民间打捞队队员揭行业内幕:有行规 无法规

2011年11月24日中午,北京市通州区潞城镇11岁男孩刘晓路在回家路上与同学打闹,不慎掉进排水沟,十几分钟后溺亡并沉入水底。事发后,刘晓路母亲向附近的通州区甘棠派出所报警,请求民警把孩子打捞上岸。但民警称,派出所不是专业的打捞队,孩子溺水应由专业打捞队打捞,打捞费用由被救方承担。

由于刘晓路父母没有答应打捞队提出的1万元打捞费,打捞队拒绝前去打捞。

此事引发各方关注,一时间,“小学生河边溺亡,民警索要打捞费”,“公民遇险救援费用由谁出”等帖子引起热议。溺亡者该由谁来打捞,如何收费才合理?日前,记者进行了深入采访。

“先讲价付款,后下水”是行规

"先讲价付款,后下水’是行规,打捞队最担心的,是把尸体打捞上来后,看到死者家属情绪很悲痛,打捞费不好收取。”今年63岁的崔杰是北京市较早从事民间打捞工作的潜水员,在他看来,上述刘晓路事件中,警方、打捞队的做法都没有错,只是打捞队要价有些偏高。

崔杰告诉记者,1990年北京亚运会之前,北京市民间、警方都没有专门的潜水打捞队。他也是被人发现才干这行的。1999年,崔杰第一次接触溺亡打捞工作。当时,溺水者尸体打捞主要由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负责。2004年,北京市溺亡者打捞工作开始交由专门的打捞公司处理。当年8月,北京市公安机关决定,刑事案件等以外的溺亡者打捞一律交给本市潜水俱乐部负责,“一般是警方先接到报警,然后再联系我们去打捞。”崔杰说。

崔杰了解到,北京市警方这样决定,是因为其治安总队潜水队人数不多,负责水下赃物证物打捞、水下刑事案件和首都的水下安防等任务,工作已超负荷,无力负责民事溺亡尸体打捞。

“得有一定的潜水资质才能干打捞业务。”崔杰谈到潜水员一般要有CMAS(世界潜水联合会)等颁发的证书。从2004年起,崔杰每年开始有固定的尸体打捞来源。2004年,他参与打捞了18名溺亡者;2005年,21名;2011年,他参与打捞事件13起。

目前,北京市各级公安机关都有全市各潜水俱乐部的电话,一旦发生溺亡事件,一些潜水员就会接到打捞任务。

不过,北京市快浪潜水培训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潜水教练告诉记者,潜水俱乐部并不愿意接打捞业务。因为跟潜水培训等业务相比,溺亡打捞的收益并不高,有时是“吃力不讨好”打捞水域的能见度很差、水流速度快、打捞范围广,在浑浊的水下打捞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家属不付费,警方也会付”

2011年8月25日凌晨,崔杰接到北京市昌平区警方电话,称有一男子游泳时溺水身亡,让他去打捞尸体。

这次打捞,崔杰花了两个多小时,“水下作业需要一定的潜水经验,水下打捞比作为娱乐健身的潜水活动困难得多,水质条件差,对水底环境不熟悉等都会给打捞带来困难。”

崔杰没担心打捞费用问题,因为民警在电话里称由死者所在的单位来支付。

“即使死者单位没支付,我也不在乎打捞费没着落。”崔杰说,目前北京市溺亡打捞通行做法是打捞队负责人与家属等事先在电话里谈妥价格,有时民警代为转达。

“民警在中间就像是中介。”崔杰说,因为每年都跟北京市各区的警方打交道,警方也熟悉了打捞队的价格,他们先与家属和单位提出打捞费的事,再跟崔杰这样的打捞者联系让其去打捞。“如果溺亡者家属没有支付打捞费,警方也会给我们的。”目前,崔杰跟海淀、怀柔、密云和朝阳四区警方有过合作,打捞费一般在6000元左右。

“为什么打捞费定在6000元左右?”面对记者的疑问,崔杰算了一笔账,6000元打捞费包括:支付给两三个助手、司机的劳务费,潜水服等辅助工具的折旧费,剩余的两三千元才是打捞的所得。

如果碰到特殊情况,比如说冬天打捞,或者是在作业难度比较大的深坑里打捞,费用又会高出几千元。

“人们对有偿打捞常有误解”

近两年,民事溺亡事件中的尸体打捞交由民间打捞队,在没有法律法规约束的情况下,漫天要价的情况多有发生。2009年,湖北荆州大学生溺亡,渔民牵尸索价曾深深刺痛了无数人的神经。

对于此类事件,崔杰认为,现在有些潜水俱乐部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打着“溺亡打捞作业”的名义,索要万元以上的高额打捞费,产生很多负面影响,“总体说,有潜水资质的队伍怕没费用保障;而没资质的,又缺乏职业道德操守。”

“人们对有偿打捞常常有误解,当潜水员因价钱没谈拢而拒绝打捞时,就会被指责‘见死不救’,‘赚死人钱’。其实,我们是捞尸,并非救人。”崔杰常会跟人解释,人在淡水中三到五分钟、海水中六分钟左右,肺泡就已破裂,超出这个抢救时间生命就无法挽回,“我们接到电话去捞人,一般都是尸体已沉入水底了。”

与误解相比,更难承受的是伤痛。采访中,崔杰经常咳嗽。他告诉记者,他的呼吸系统不好,是这几年冰下打捞作业的结果。打捞队队员最容易遭受面部挤压伤和肺部气压伤。

2008年1月,崔杰曾协助民警打捞海淀区一辆跌落化粪池的别克轿车(当时并不清楚车内人员逃生与否),在化粪池这样几乎不具备潜水条件的“水域”,崔杰没有封闭的潜水设备,只能用嘴含普通吸管裸露头部下“水”作业,此事在当时引起强烈反响。然而,在对潜水员敬业的赞扬背后,少有人知,崔杰本人因这次打捞而被细菌感染身患皮肤病。

“打捞者还要承受心理压力。”崔杰说,水中被浸泡的尸体容易脱皮,水下超过5米幽暗光线下还会有色差,此时突然遭遇尸体,一般人难以承受。

所有的病痛,都需要崔杰个人承担治疗费用。

2012年,因为病痛,崔杰打算逐渐退出打捞尸体这行。未来,打捞工作主要交给他的徒弟了。

商法通——中小微企业在线法律服务平台,为用户实时提供律师在线解答服务。您可以通过官网首页免费法律咨询栏目入口、微信公众号“商法通法律顾问”等渠道,进行法律咨询服务。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