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六人举报组把“长江学者”拉下马 历经三年

1182天前6033

古稀六人举报组把“长江学者”拉下马 历经三年免费法律咨询


  西安交大教授马拉松式举报“长江学者”李连生造假

  促成我国首次因为学术造假撤销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6名老教授,岁数加在一起超过400岁,最大的今年已83岁。他们硬是凭着自己的一股“牛劲”,把一名在校内叱咤风云的“长江学者”拉下了马不为别的,就因为跟学术造假“过不去”。

  近日消息称,因严重抄袭和经济效益数据不实,撤销西安交通大学教授李连生“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项目所获的2005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收回奖励证书,追回奖金。这是我国首次因为学术造假撤销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

  实际上,早在3年前,李连生的这一获奖项目已遭到该校6名教授实名举报。“这是一场迟到的胜利。今后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夹着尾巴做人了。”得知该消息后,“举报六人组”成员、今年已经83岁的西安交通大学退休副教授陈永江激动得泪流满面。

  造假者被查处固然可喜,但其折射的中国学术界痼疾却让人忧虑。一个靠着连年亏损企业得出“经济效益”的项目缘何能够层层过关,最终得到国家级奖项?核实一个奖项的真假为何需要长达3年时间?究竟靠什么才能捍卫学术净土?

  陈永江年逾八旬,但性如姜桂,老而弥辣。回忆举报之路,老人记忆犹新。

  艰难举报

  校方有领导劝告退出

  2007年12月2日,退休在家的他收听广播,听到西安交大能动学院教授李连生申报的教育部科技进步一等奖正在进行公示,项目是“往复式压缩机理论及其系统的理论研究、关键技术及系列产品开发”。“李连生根本没学过这个啊”,他的第一感觉是“其中有鬼”。

  随后,陈永江和郁永章、杨绍侃、冯全科、屈宗长等6人碰头,他们都是我国压缩机研究领域的资深专家,当时其中4人已退休,冯全科和屈宗长在职。

  6人从此踏上漫漫的举报路。谁也没想到,这一走就是3年。

  他们从学校科研处获得了该奖项的申报材料后,发现问题不少。“如把上海压缩机厂1965年的大型机身整体铸造技术,说成是他开发的;沈阳气体压缩机厂研究者申报的"4M50型压缩机研制"项目在1998年就已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却被说成其研究成果。”

  2008年1月2日,几位教授向校方递交了书面举报材料,却石沉大海。2008年2月底,苦盼回复的6人接到通知,校方将与他们交换意见。2月26日,分管科研的副校长、校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和科研处副处长前来商谈。

  会谈最终却不欢而散。陈永江回忆说,校方有领导当时传达了几个意思:一是当前高校弄虚作假成风,这件事要是被捅出去,不仅西安交大丢脸,整个中国学术界都会丢脸;二是西安交大地处西部,科技排名在全国能排到16名,很不容易,不要因为内讧坏了招牌;三是学术之争,校方希望能从中调停。

  “当时说,如果你们愿意退出,马上举手,回头说明也行,还为时未晚。如果是为了钱,我们可以转达李连生,让他把教育部一等奖匀给你们一些。”

  “我觉得这对我们是一种羞辱。”陈永江说。

  2008年3月17日,6位教授联名递交第一封公开举报信。几天后,他们接到通知,由校学术委员会委员投票决定是否取消李连生的奖项。3月27日,会议在学校行政楼举行。陈永江说:“我后来了解到,20个委员,9票弃权,6票支持举报者,5票支持李连生。” 随后,校方致函教育部,申请撤销授奖,但理由并非该项目造假,而是“因部分教师对申报人提出了异议”。

  对此,陈永江和郁永章等人很不满。“校方与其说是撤奖,不如说是在保奖。将剽窃别人学术成果的学术不端行为,轻描淡写地说成有人提出异议。”

  2008年3月底,6人的举报信却突然出现在“打假斗士”方舟子主办的“新语丝”网站上。

  惊人内幕

  一经使用企业连年亏损

  事情远没有结束。这个造假奖项让6人不免猜疑李连生之前的奖项。他们顺藤摸瓜调查发现,早在2003年和2005年,李连生所获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也存在造假嫌疑。2008年7月13日,“六人小组”向学校呈递第二封举报信,将矛头指向李连生所获的这两个重量级奖项。

  2003年,李连生凭借《涡旋压缩机设计、制造关键技术研究及系列产品开发》项目,获“陕西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在推荐书中,应用证明一栏注明:“2001年度新增产值(产量)599万元,2002年度新增产值(产量)1250万元,2003年度新增产值(产量)4092万元。” 李连生获得该奖的经济效益证明来自泰德公司。

  据陈永江介绍,泰德公司是1998年由陕西省计委立项成立的企业,2001年正式投产。其中,时任流体机械及压缩机国家工程研究中心正副主任的束鹏程和李连生两人的技术成果作价400万元入股,该公司股东还包括陕西省高科技产业开发投资公司、陕西华山化工集团、陕西三金科工贸有限责任公司,四家股东共出资2800万元。

  陈永江表示,李连生的涡轮压缩机技术在投入使用后并未取得明显的经济效益,相反给企业带来巨额亏损。2001年,泰德公司亏损148万元;2002年亏损307.28万元;2003年亏损384万元;2004年由于经营不善,被迫停产。是年,相关部门又注资1700万元。这样,泰德公司累计投入的资金达到4500万元。然而,追注资金并未能改变颓势,陷入困境的泰德公司2005年被转让给一家私营企业。

  陈永江分析说,李连生当时急需找一家企业来作为自己技术的用武之地,因此吹得天花乱坠,而相关部门也看中了李连生和束鹏程头顶的光环,才牵头成立了一家企业作为“试验田”。

  “过关”玄机

  鉴定走过场,效益没人查

  “我真是气晕了。李连生的技术明明没有给企业带来任何经济效益,反令企业严重亏损,导致国有资产流失。但就是这一年却以此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这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能得知企业的经济效益状况,则有几分“运气”成分。陈永江说,在6名老教授中,73岁的杨绍侃曾任陕西省科委(现为科技厅)副主任,因此跟相关部门比较熟。在其帮助下,3人的委托律师在工商部门取得了一份资产评估报告书,李连生的谎言因此被揭穿。

  李连生的硕士、博士生导师郁永章对其技术在实践中屡屡“碰壁”一点也不奇怪。“我当教授时就尝试过了,证明是有缺陷的。曾有三家企业与我们合作,但都没有成功。因为它需要较多润滑油,这样会影响冷却和传热,电耗就会大,经济效益自然受影响。”

  一项仓促上马的技术,缘何能一路畅通,顺利斩获两个奖项?郁永章表示,当时李连生请来的两名院士跟他比较熟,“专家鉴定基本上是走过场,再加上当时公司效益情况并未对外披露,也没有人去调查。所以就一路绿灯了。”

  看到相关部门对李连生的处理“不痛不痒”,2009年3月9日,陈永江在科学网开博客,陆续将举报材料在网上发布。短短1个月内,点击率便超过7万次。双方矛盾公开化。该年5月,李连生和束鹏程将陈永江、郁永章和杨绍侃诉至西安碑林区法院,称他们污蔑原告“剽窃”和侵犯原告名誉权。

  7月21日开庭,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站在了被告席上。耐人寻味的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李连生是西安交大教授、博导,是3位被告的后辈。用陈永江的话说,李连生是他的“孙子辈”他是李连生的老师郁永章的老师。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