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某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

906天前7483

聂某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免费法律咨询

  石门县旧城改造开发中心(以下简称开发中心)与聂齐菊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合同纠纷一案,石门县人民法院于2005年11月16日作出(2003)石民二初字第542号民事判决,开发中心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于2006年4月17日作出(2005)常民一终字第392号民事判决,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开发中心仍不服并提出申诉。本院于2008年9月20日以(2008)常民申字第86号民事裁定,裁定本案由本院另行组成合议庭进行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8年11月7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开发中心法定代表人覃事平及其委托代理人吴希冀,聂齐菊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国富、周道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认定:2000年,开发中心因旧城改造的需要与聂齐菊之子陈国富于2000年10月17日签订了《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约定由开发中心将聂齐菊所有的建筑面积为140平方米的砖木结构私房进行拆迁,并安置于澧滨路外滩花园第一单元第一层102号,建筑面积为140平方米,聂齐菊按拆迁面积,每平方米250元价格补偿开发中心35 000元,待款清交房后,由开发中心办理房产证。协议签订后,聂齐菊按约定补偿开发中心35 000元,开发中心将房屋交付给聂齐菊。聂齐菊在使用房屋过程中,将与一层相连的夹层一并使用,开发中心要求聂齐菊按每平方米1000元的价格支付夹层价款,双方协商未果。经鉴定底层建筑面积为132.18平方米,夹层层高1.85米,建筑面积为132.18平方米,夹层与底层属于不可分割的建筑整体。一审法院认为,聂齐菊之子陈国富与开发中心签订《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后,开发中心和聂齐菊双方均应按合同约定全面履行。开发中心现认为房屋夹层部分与聂齐菊的房屋是两个独立的部分,但经鉴定该夹层与房屋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建筑整体,且夹层高度仅为1.85米,依据国家技术监督局发布的《房产测量规范》关于夹层高度在2.2米以下不应计算建筑面积的规定,开发中心要求聂齐菊返还夹层没有理由。据此,判决驳回开发中心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153.8元,由开发中心负担。

  本院二审认定,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本院予以确认。本院二审认为,开发中心交给聂齐菊的房屋属拆迁、安置、补偿房屋,是在聂齐菊原房屋基础上以房屋面积调换房屋面积的拆迁、安置、补偿房屋,双方对房屋价格、面积的约定明确。但双方对交付房屋内的夹层没有约定,聂齐菊亦没有特别要求开发中心为其修建房屋夹层。根据国家技术监督局发布的《房产测量规范》国家标准房产测量规定:“层高小于2.2米以下的夹层不得计算建筑面积。”开发中心交付给聂齐菊的房屋夹层仅为1.85米,不符合房产测量规定的国家标准,且双方争议的房屋夹层只能从聂齐菊使用的房屋门面内进入,他人不便于单独使用夹层,门面与夹层实际上形成了一个无法分开使用的整体建筑,故开发中心要求聂齐菊交出夹层的理由不充分,本院对此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4153.8元,由开发中心负担。

  开发中心申请再审的理由为:1、原审判决认定事实的证据不足。①常德万佳房地产评估有限公司九澧分公司(以下简称万佳评估九澧公司)对其所出具的报告中的“标的物底层部分与夹层部分属于不可分割的建筑整体”鉴定,不具有这方面的职能。②原判决采信万佳评估九澧公司所出具的报告中的夹层净高1.85米是错误的,该公司不具备测绘资格。③原判决将“净高”与“层高”混淆,本案房屋底层加上夹层的层高有5.2米,底层层高为3米,而夹层的层高已经达到了2.2米。2、原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①双方所签合同中的约定不包括层高3米以上的夹层区间,只约定层高为3米的相应面积一层房屋。②被拆迁人聂齐菊是敲洞强占夹层,开发中心经与其多次协商夹层价款无果,才起诉请求按鉴定价支付价款,这也是符合《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的规定。③原审判决认为夹层和底层是不可分割的整体,而认为享有底层就必然享有夹层的所有权,适用法律明显不当。请求判决聂齐菊返还夹层及赔偿损失。

  聂齐菊的答辩理由: 1、开发中心没有资格提出再审申请,对此有中级法院生效判决证实。开发中心在设立时就不具备企业法人成立的实质要件,开发中心不具备法人资格,其相关权利及民事责任由开办企业的企业法人承担。2、开发中心申请再审的理由是不能成立的。①一审法院是根据开发中心的鉴定申请而委托万佳评估九澧公司进行的鉴定,万佳评估九澧公司是有资质的。标的物底层部分与夹层部分属于不可分割的建筑整体,是万佳评估九澧公司根据事实和底层与夹层的价值而得出的结论,且也是一、二审的法官到现场查看后得出的结论;②万佳评估九澧公司的评估报告没有混淆净高和层高。③聂齐菊不是强占夹层,夹层是为底层设计的,原判决不存在适用法律错误。3、聂齐菊在与开发中心签订《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时,就向开发中心提出过夹层及底层的高度的问题,开发中心答复这份协议是草签的,等设计图纸出来后再签;但聂齐菊还是要求开发中心在协议上加了净高为3米。

  在再审开庭审理本案时,开发中心提交了四组证据:

  第一据为陈泓于2008年11月6日出具的书面证明、陈泓的六页个人记事日记复印件、陈泓的公民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开发中心给聂齐菊置换的房子是底层3米高的门面,不含其上的夹层;在交付房子过程中,被拆迁人都要夹层,开发中心与聂齐菊等被拆迁人就夹层的价格经过多次协商,其中占云建的两个子女就按每平方米700元的价格接受了夹层;

  第二组为石门县人民法院(2003)石民二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书,欲证实开发中心向被拆迁人占云建的女儿占万清按每平方米700元的价格出售夹层的事实。

  第三组为孙元明于2008年11月6日、10月25日出具的书面证明、孙元明公民身份证复印件,欲证明夹层的层高达到2.2米,开发中心与占云建等被拆迁人就夹层的价格进行过协商的事实;

  第四组为开发中心保存的“外滩花园商住楼竣工资料”中的图纸会审摘要、外滩花园商住楼竣工验收记录、石门县建筑勘察设计院设计变更通知单(复印件),欲证明底层含夹层高度为5.2米,其中夹层高为2.2米;夹层与底层的洞口经设计变更为洞口封闭,夹层与底层各自独立。

  对以上开发中心提交的四组证据,聂齐菊质证认为:开发中心所提交的证据已过举证期限;陈泓是开发中心法定代表人覃事平的亲戚,也是开发中心的主要管理人员,陈泓、孙元明所作的证言不客观,开发中心与被拆迁人就夹层协商的事不成立,即便有讨价还价的过程也不能证明就应该出夹层的钱;开发中心要证明夹层层高是2.2米要以测量为准,就算是夹层层高有2.2米,也不影响夹层归聂齐菊所有;石门县人民法院(2003)石民二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是认定的开发中心与占万清、薛卜良间的欠款纠纷,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在再审开庭审理本案时,聂齐菊提交了三组证据:

  第一组是石门县建筑勘察设计院2000年9月10日、9月5日分别出具的夹层平面图、底层平面图。欲证明开发中心与聂齐菊之子陈国富签订《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时,设计图纸已经出来;设计时,夹层与底层间有预留楼梯洞口,设计图上有标注;

  第二组是2002年4月19日开发中心与覃正村签订的《商品房购销合同》,欲证明作为商品房买卖时,夹层没有单独卖,底层与夹层是一个整体;

  第三组是常德市中级法院(2007)常民三终字第67号民事判决书,欲证明开发中心在设立时就不具备企业法人成立的实质要件,开发中心不具备法人资格,其相关权利及民事责任由开办企业的企业法人承担。

  对聂齐菊提交的以上三组证据,开发中心质证认为:设计图纸及图纸上的时间是真实的,但根据开发中心与聂齐菊之子陈国富签订的《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的内容,开发中心向石门县建筑勘察设计院提出了变更申请,对洞口进行了封闭;覃正村不是被拆迁户,是购房户,买的商业门面;常德市中级法院(2007)常民三终字第67号民事判决书与本案没有关联,开发中心是有主体资格的。

  本案再审开庭前,本院依职权到石门县工商行政管理局调查收集了开发中心的工商档案材料,从开发中心工商档案材料反映:开发中心成立于1995年12月25日,经济性质全民所有制,主管部门石门县房地产管理局,注册资金100万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覃事平,组建开发中心和提供注册资本的单位为长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经济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服务中心),经营范围房地产开发、经营等;开发中心因未按规定办理企业年度检验,于2005年12月27日被石门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

  对本院依职权调查收集的开发中心工商材料,开发中心未提出异议;聂齐菊对其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服务中心出资未到位。

  对开发中心提交的四组证据,本院认为:开发中心提交的第一组、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证据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理由:1、陈泓、孙元明作为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但均未出庭,且开发中心法定代表人覃事平陈述陈泓是覃事平哥哥的嫂子并且陈泓是开发中心开发外滩花园商住楼的管理人员,与开发中心存在利害关系;2、第四组证据即开发中心保存的“外滩花园商住楼竣工资料”中的图纸会审摘要、外滩花园商住楼竣工验收记录、石门县建筑勘察设计院设计变更通知单,是开发中心形成而提交的材料,聂齐菊对此材料又不予认可,且房屋层高应以有权部门测量为依据,而开发中心未提交设计图纸和有关部门测量的依据。3、石门县人民法院(2003)石民二初字第546号民事判决是认定的开发中心与占万清、薛卜良间的欠款纠纷,与本案没有关联性。4、所提交的四组证据不属于法律规定的“新证据”。所谓“新证据”是新发现的证据,而新发现的包括以下二个方面:一是之前客观上没有出现的;二是之前虽然出现,但在通常情况下当事人无法知道其已出现。开发中心所提交的四组证据明显不存在“新证据”的情况。

  对聂齐菊提交的证据,本院认为:第一组证据石门县建筑勘察设计院2000年9月10日、9月5日分别出具的夹层平面图、底层平面图,开发中心质证认为是真实的,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第二组、第三组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不能作为本案定案依据,覃正村不是被拆迁户,是购房户,买的商业门面;本案是审判监督程序进行的再审,在本案一、二审过程中,聂齐菊并未提出开发中心成立时就不具备法人资格,且开发中心的企业法人资格是经工商部门核准的,开发中心因未年检而被工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其诉讼主体资格仍然存在。

  本院再审查明:原一、二审认定开发中心与聂齐菊之子陈国富于2000年10月7日签订《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及该协议约定的内容、聂齐菊按约支付开发中心房款35 000元的事实属实。

  另查明:1、开发中心与聂齐菊及聂齐菊之子陈国富于2000年10月7日签订了一份《石门县城镇住宅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书》,该协议还约定:开发中心将聂齐菊安置在澧滨路外滩花园第一单元第一层102安置房,净空底层为3米,建筑面积约140平方米;具体位置及面积、楼层等,待完成设计后双方另签协议确定。

  2、2002年5月,开发中心将澧滨路外滩花园临街第一层的一套房屋安置给聂齐菊;安置的房屋分底层和夹层;开发中心交付给聂齐菊房屋时,底层通往夹层的夹层上的洞口是封闭的;夹层上的洞口是聂齐菊自己打通的。

<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