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燃供2”轮海洋环境污染一案

1790天前8951
“闽燃供2”轮海洋环境污染一案免费法律咨询

原告: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

被告:台州东海海运有限公司(简称“台州公司”)

被告:中国船舶燃料供应福建有限公司(简称“福建公司”)

〔案情简介〕

一、具体案情

1999年3月24日0226时左右,台州公司所属“东海209”轮与福建公司所属“闽燃供2”轮在伶仃水道7#8#浮附近水域发生碰撞。碰撞造成“闽燃供2”轮船体破裂,该轮所载重油泄漏,造成珠海市部分水域及海岸带污染。

事故发生后,广东省海洋与渔业环境监测中心组成调查组,对事故现场进行监测调查,并于1999年5月制作了《“闽燃供2”油轮漏油事故造成渔业损失的调查报告》(下称“省报”),该报告“调查结论”部分表明,水产养殖业损失26,880,000元,天然水产品直接经济损失 2,650,000元,中、长期天然渔业资源损失7,950,000元,3项合计损失为37,480,000元。

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受珠海市环境保护局委托,与珠海市环境监测站、珠海市环境科学研究所共同对事故给珠海市近岸区环境造成的影响进行调查,并于1999年5月联合制作了《珠江口“3.24”重大溢油事故珠海市近岸区环境影响评估报告》(下称“中报”)。该报告称,受油污影响的水产养殖(包括精养鱼塘,鱼、蚝场等)面积 160,000亩(其中蚝田 20,000多亩),白蜕护养增殖区170,00O亩。受油污影响的海区属“324渔区”。本次事故影响水产养殖和渔业资源的直接经济损失约68,790,00O元。“中报”还认为,溢油事故对海洋生态环境的中、长期影响与溢油量的大小、溢油地点所处的环境是封闭的海湾还是开阔的海面、溢油事故发生时的风、浪、流等因素有密切关系,同时,还与溢油事故发生时所采取的应急措施和恢复工作的效果紧密相依。本案溢油事故溢油量仅150吨,而且发生在较开阔的珠江口海面,水动力作用强烈,在珠江径流的影响下,下泄流大于上溯流,在高温多雨的气候条件下,溢油容易被蒸发分解、乳化、稀释和被潮流带往海外,估计本次事故对海洋生态环境造成的影响仅在短期内比较严重。

国家海洋局南海环境监测中心受福建公司委托,也对事故进行了调查,并于1999年8月制作了《“闽燃供2”轮沉船漏油环境影响调查及分析报告》(下称“国报”),该报告只是环境影响调查及现状分析,对经济损失没有作出价值判断。“国报”认为,由于珠江径流量大和珠江口海域自净能力较好,水中COD、石油类含量从第一阶段(4月)至第二阶段(5月)、第三阶段(7 月)有逐渐降低的趋势;与珠江口近三年来调查结果比较接近,其他底栖鱼类、甲壳类、软体类的石油类含量与铅含量也与近三年调查结果相接近;说明受油污染海域的环境质量从4月底至7月份已逐渐恢复正常。

“中报”还称,截止至5月5日,已投入的清污费用325,000元,是由珠海市环保局、珠海海监局、珠海渔港监督局、淇澳管理区、市海洋与水产局、市环卫管理处、海滨泳场等单位组织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的清污工作。原告没有向本院提供任何清污费用及代支付监测调查费用的其他有关证据。

原告提供了一份自己制作的《“闽燃供2”轮溢油污染事故清污和调查费用清单》,该清单中列明:原告组织了清污和调查,共支付清污费用251,000元,调查监测费用151,600元。对上述清单涉及的事实,原告没有提供相关的证据。

根据原告提供的广东省人民政府办公厅粤府办[1994]60号《关于印发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职能配置、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方案的通知》,原告是广东省人民政府主管全省海洋综合管理与水产工作的职能部门。

二、双方的争议焦点

(一)原告的诉讼请求原告认为:泄油污染事故是由于“闽燃供2”轮与“东海209”轮碰撞造成,两被告共同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依法应承担连带责任。因此,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连带赔偿原告污染损害 11,002,600元人民币和利息(二)被告的答辩意见被告福建公司辩称:本案是一般的民事诉讼,根据我国民诉法规定,民事诉讼参加人是平等主体之间的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国家并不是民事诉讼的主体。原告是政府行政管理部门,与福建公司不是平等的民事主体关系,其自身的财产亦未因此次事故遭受损失,其主张的渔业资源损失是国家的资源,原告没有任何法律上的依据就国家的渔业资源损失向作为民事主体的被告提起诉讼并主张索赔。原告主张渔业资源损失达10、600,O00 元,其中天然水产品直接经济损失2,650,000元,天然渔业资源损失7,950,000元,没有事实依据。首先,关于天然水产品直接经济损失,根据农业部《水域污染事故渔业损失计算方法规定》有四种损失计算方法,即围捕统计法、调查估算法、统计推算法与专家评估法,只有在难以用前三种方法时才使用专家评估法,而原告恰恰使用的是专家评估法。福建公司认为依法应适用统计推算法。其次,关于天然渔业资源损失,原告提供的专家报告认为要至少经过3年的时间才能恢复原来的正常水平,而其他专家报告认为,现在的环境质量已逐渐恢复正常。原告主张的清污费用和监测费用,没有合理的依据。原告引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74条的规定,认为被告对任何事情都负有举证责任,是对法律的曲解。本案是一般的海事纠纷,应优先适用海商法及其相关法律。《海洋环境保护法》属行政法范畴,不能适用于本案平等主体之间的经济纠纷。本次事故中。福建公司依法可以享受油污赔偿责任限制。请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台州公司辩称:我国有关法律法规均明文规定污染损害的赔偿主体仅限于造成污染的一方;而台州公司所属“东海209”轮为空载油轮,在碰撞事故中并无泄漏油类造成污染,因此,台州公司并不是造成污染损害的一方。共同侵权行为构成的必要条件之一是侵权主体有共同的、不可分割的过错,没有过错不构成侵权。本案“东海209” 轮与“闽燃供2” 轮碰撞,后者漏油污染海域,两轮之间没有共同之意思联络,而只是一种偶然的行为竞合,因此,不构成共同侵权。海商法规定,互有过失的船舶碰撞,造成第三人财产损失的,承担按份责任,只有在造成他人人身伤亡时,才负有连带责任,因此,台州公司在本案中不应承担连带责任。原告是一个行政机关,对其辖区内的环境污染具有监督管理的职能,对造成环境污染的单位和个人,可以处以行政处罚,但其并非直接受到损害的单位或个人,因而无权因国家自然资源受污染而向污染方索赔。综上所述,台州公司不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原告也不是本案适格的原告。

〔律师代理词〕

一、原告律师代理词

原告委托代理人xx律师认为:关于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的诉权问题。被告认为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没有诉权的主张缺乏法律依据。被告有意歪曲原告与本案的关系。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的职责是对海上资源管理保护监督,这种保护管理权的法律依据是渔业法。关于索赔权问题,广东省海洋与水产厅作为机关法人,在管理活动中对被管理财产受到的损害有权索赔。1999年6月 8日全国人大环境资源保护委员会向全国人大提请审议的《海洋环境保护法》草案第5条规定,海洋环境监督管理权利和索赔权利是原告。

关于“东海209”轮与本案事故有没有关系问题。大量事实证明海洋污染是由两船碰撞直接造成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污染事故与碰撞事故没有关系。被告台州公司认为本案有两个法律关系,台州公司与本案没有关系,不承担责任的主张,没有依据,不能成立。两被告对原告的损失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二、被告律师的代理词

(一)被告台州公司律师的代理词被告台州公司委托代理人杨xx律师、黄xx律师认为:1、法律适用问题本案是因两艘国内船舶碰撞而后在珠江口海域发生的污染事故,应当适用我国的有关法律。目前国内相关的法律和法规有《民法通则》、《海商法》、《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