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作物遭病毒侵害责任谁担

1782天前1454

农作物遭病毒侵害责任谁担免费法律咨询

案情:

原告江苏省宝应湖农场(下称宝应湖农场)。

被告中天农业发展(昆山)有限公司(下称中天公司)。

被告金湖县海容农业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海容公司)。

2001年4月6日,海容公司(称甲方)与宝应湖农场农业中心(下称乙方)订立一份南瓜预约生产销售合同,约定:甲方委托乙方种植台湾农友种苗公司繁育的东升南瓜550亩,品种由甲方提供,种苗款由乙方承担,要求在4月15日前播种,4月底前定植;甲方保证在6月30日采瓜,7月15日基本结束;甲方派专人负责生产过程的技术指导,并以文字材料供乙方执行,甲方对乙方技术实施情况进行监控,并跟踪记载,所有技术资料和监控反馈资料作为合同附件;甲方对提供的技术和技术指导负责,并保证亩产不低于1250Kg,其中商品瓜率不低于80%,病毒杂株瓜率不高于2%;甲方全部收购乙方生产的合格南瓜,收购价0.8元/Kg,单瓜重低于1Kg以下的,不低于0.2元/Kg;甲方收购的南瓜标准为:单重1Kg以上,表面无疤痕、无机械伤痕、非病毒、杂株瓜,瓜需老熟,2%以外的杂株病毒瓜必须收购;乙方提供的550亩农田必须高爽,灌排条件良好,保证24小时内能排除积水,过去四年内未种过瓜果类植物;乙方有专人负责南瓜生产,负责与甲方技术人员联系,签收技术资料,且做好详细记录;乙方必须按技术资料和技术人员指导及时实施,否则,造成减产和质量不合格由乙方负责;甲方提供的资料不能保证亩产1250Kg,其差额部分按约赔偿,甲方不收购或乙方拒绝出售南瓜,均按800元/亩向对方赔偿。

同年4月11日,经海容公司引荐,宝应湖农场(称乙方)与中天公司(称甲方)订立一份种子销售合同,约定:甲方卖给乙方东升南瓜种子2200袋,单价45元,总价款99000元;纯度98%、净度99%、发芽率80%、水份9%;甲方提供的东升南瓜种子,生产出的商品瓜符合该品种特征、特性;甲方供给乙方的种子达不到本合同质量指标,造成乙方损失由甲方赔偿乙方种子款及其它经济损失,若由栽培技术、气候影响造成乙方经济损失与甲方无关;封存样品两袋,甲乙双方各保存一袋。海容公司为合同提供了担保

种子购回后,原告方种植人员接受海容公司的培训后,并在海容公司技术人员的指导监督下进行温水浸种、催芽、播种、定植和管理。当南瓜生长至开花结果期时,大面积暴发病毒病,海容公司指导农户用药物防治,同时将情况报告中天公司,中天公司未能查明原因。宝应湖农场邀请扬州大学农学院农作物病理学教授梁继农到场察看,初步诊断意见:“该南瓜病害为南瓜花叶病毒,是种传病毒,该病毒种子带毒率高;今年气候异常高温干旱加重了病害的发生”。虽经采取对症措施,最终仍导致南瓜严重减产,减幅达94%,损失44万余元。

原告于2001年8月17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二被告连带赔偿其损失44万余元。诉讼中,法院根据原告申请,委托国家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动植物检疫实验所(下称实验所),对双方保存的样品种子进行检验,结果检出我国已有的4种南瓜病毒中的一种,即南瓜花叶病毒、带毒率平均4.45%(据检疫所人员讲,超过1%,一旦发病,通过甲虫等媒介传播,会迅速漫延),未检出其它病毒。种子纯度、净度、发芽率均符合要求。

东升南瓜种子包装上载明,该品种产于台湾南部,抗白粉病强,耐病毒力也强,喜寒怕热;产地适播期为当年10月至次年2月,高温下易患病毒病。该品种经上海市农作物品种审定委员会审定,在江苏的适播期为2月底3月初,对此中天公司未公示。

中天公司是台商独资开办的种子经营企业,领有种子经营许可证,此次销给宝应湖农场的种子系经厦门海关检疫入境,农友种苗中国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小袋分装,但包装袋上既无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又无种子入境检疫证号。 

海容公司与中天公司有多年的业务关系,此前,已连续三年种植东升南瓜,均获成功,海容公司对宝应湖农场东升南瓜种植过程进行指导所形成的资料,中天公司未提出异议。


评析:

对该案两被告应否承担责任存在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中天公司和海容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其理由是:

第一,南瓜花叶病毒在我国已经存在,种子带有该病毒是正常的。中天公司销给原告的种子已通过入境检验,允许其销售。

第二,合同中对种子质量作了明确约定,实验所的报告表明,该种子的指标符合合同要求,南瓜花叶病毒种子带毒率无国家标准,合同中也无约定,不能以此要求中天公司承担责任。

第三,合同中约定,因气候影响造成经济损失与中天公司无关,而当年气候确实异常高温干旱。4.45%的种子带毒,是否能造成94%的损失?不排除原告管理不当造成综合感染的可能性。

第四,海容公司所担保的种子质量指标符合约定的要求,种子检出病毒,无论是否认定合格,均不能要求海容公司承担责任。且海容公司对南瓜种植生产过程所作的指导并无不当,故海容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中天公司、海容公司应承担民事责任,其理由如下:

第一,中天公司存在违约行为,该行为与损害结果有因果关系,中天公司应承担主要赔偿责任。合同法第60条规定“当事人应当按照约定全面地履行自己的义务”。所谓全面地履行自己的义务,就是指当事人不仅要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还要履行法律规定的强制性义务和合同的附随义务。中天公司销售的种子指标虽符合合同约定的指标,但其带有南瓜花叶病毒,这是内在的质量瑕疵,中天公司未如实告知买受人。东升南瓜产地的气候条件与江苏地区有明显差异,中天公司未向买受人提供该品种在江苏地区种植要求,管理等技术资料。且未如实告知4月份已不宜种植。综上所述,应认定中天公司未全面履行合同义务。

第二,中天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有瑕疵。种子法规定,种子包装袋上应注明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号,进口的种子还应注明入境检疫证号,中天公司卖给原告的种子包装袋上无上述内容。

第三,中天公司未能举证证明自己有法定的免责事由。产品质量法规定:“生产者能证明下列情形之一的,不承担赔偿责任:(一)未将产品投入流通的;(二)产品投入流通时,引起损害的缺陷尚不存在;(三)将产品投入流通时的科学技术水平尚不能发现缺陷存在的”。首先,东升南瓜种子是投入流通的产品。其次,种子法规定种子的生产者、销售者必须具备相应的专业种子生产和检验技术人员,所生产的商品种子必须进行检验并建立档案,由此可见,农友公司、中天公司均有能力进行南瓜病毒检验,并建有档案。第三,从双方封存的样品中检出病毒。表明种子在销售之前就存在缺陷。该缺陷与原告的损失有因果关系。

第四,海容公司对中天公司的赔偿应承担连带责任,同时应承担次要赔偿责任。海容公司在为中天公司与宝应湖农场种子买卖合同担保时,未注明是何种性质的担保,根据担保法的规定,应推定为连带责任担保。由于种子买卖合同是及时结清的合同,对货款和标的物的交付无须担保,因此,海容公司所作的只能是为种子质量的担保,不仅包括合同约定的质量指标,还包括种子内在质量标准。东升南瓜种子带有花叶病毒,表明存在质量瑕疵,海容公司对此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另外,海容公司在指导宝应湖农场浸种时,仅进行温水浸泡和一般杀虫济处理,未要求农户进行消毒处理,属指导不当,对此,海容公司亦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法院采纳了第二种意见,但考虑到当年气候异常高温干旱对病害的加重有影响,可酌情减免被告的赔偿金额,依法判令中天公司赔偿宝应湖农场经济损失307510元;海容公司赔偿宝应湖农场经济损失65895元,海容公司对中天公司的赔偿负连带偿还责任。中天公司自觉履行了赔偿义务。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