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丢命 患者家属状告医院

1687天前6073
拔牙丢命 患者家属状告医院免费法律咨询

  拔颗牙也会送命?河北高碑店市下岗工人王某江怎么也没想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竟然发生在51岁妻子张某某身上,而且是在北京的一所三甲医院——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里。

  今年4月5日,记者在高碑店王某江家采访时看到,王家的很多家具上都有一层尘土。王某江告诉记者,他已有几个月没回自己家了,“一看到房子里的东西就会想起妻子,心里就堵得慌”。

  2009年12月,张某某在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口腔医院做完右下颔骨囊肿刮治术+右下牙拔除术和右眉弓色素痣切除术后仅一天,死在了医院的抢救室里。

 一颗牙齿引发的死亡

  王某江告诉记者,去年11月,妻子右下后牙痛,长时间流脓。当地医院的医生在察看病情后,认为应该施行手术,并建议转到北京口腔医院治疗。

  2009年12月3日,带着当地开具的转院证明,王某江一行慕名来到了北京口腔医院并挂了潘姓主任医师的专家号。针对张某某的病情,潘主任建议住院施行右下颔骨囊肿刮治术+右下牙拔除手术。12月7日,王某江早早地来到医院为妻子办理了住院手续。当天下午,遵照医嘱,他带妻子来到一墙之隔的北京天坛医院,做了术前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张某某一切正常,第二天完全可以手术。

  2009年12月8日10时,张某某被推进了手术室。“由于是个拔牙的小手术,我也不是特别在意。因为路上堵车,当天我赶到医院时,已经10点多了,手术也已经开始了。”王某江的女婿说,医院让他在术前麻醉签字书上签字时,岳母已经在手术台上了。同时,医院的手术同意书也未征询过患者家属的意见,只是让患者本人在上面签字。

  手术也确实顺利,当天11时30分,医生告诉患者家属,张某某在全麻下进行的“颔骨囊肿刮治术+右下牙拔除术和右眉弓色素痣切除术”非常成功,现已送往麻醉复苏室,家属要24小时后才能探视。

  2009年12月9日8点多,王某江一家获准可以探视病人。“当时没发现什么异常,妈妈也只是感觉有些渴和饿,并没说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女儿王某某说,见到妈妈后,她悬着的心慢慢放下了。

  让王某某一家没想到的是,看似手术顺利的张某某竟然会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遭遇横祸。

  王某某说,9日9时,医院开始给妈妈输液,一直持续到当天14时左右。在这期间,妈妈多次向医护人员反映胸闷,双腿针扎似的疼痛。但是医护人员均未采取措施。14时20分,妈妈起床上厕所,突然晕倒在厕所。

  相关抢救记录清晰地记下了张某某的最后几小时。“14时20分,于卫生间内采取开放气道、吸氧等措施”、“14时25分,将患者抬至病床平卧、心电监护、吸氧,开放静脉通道”、“14时30分,通知院内相关部门协助抢救,下病危通知书”、“14时32分,请天坛医院心内及呼吸科会诊”、“15时05分,天坛医院心内科医生赶到”、“15时50分,天坛医院会诊医师建议向患者家属宣布患者死亡”、“16时42分,宣布患者死亡”。

 “死讯仍瞒着姥姥”

  2010年4月2日,按照当地上新坟要提前几天的风俗,王某江一家来到张某某坟前祭扫。而这一切,张某某的母亲并不知情。“我姥姥70多岁了,还有心脏病,所以一直不敢告诉她,怕老人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王某某说。

  王某某告诉记者,妈妈去世后,奶奶每每想起时就哭,几次伤心得住院。考虑到奶奶的身体,父亲于是把奶奶送到了远在黑龙江省的叔叔家,并且骗姥姥说,妈妈和奶奶一起过去的,现在在黑龙江,那边打电话不方便。

  记者了解到,王某江夫妇都是下岗工人,目前属于低保户。本来今年张某某就可以领到退休金了,夫妇俩准备给女儿带孩子。但没想到外孙才出生不到一个月,张某某就去世了。张某某走后,王某江也天天吃不下饭,整个人消瘦得厉害。担心父亲的身体再垮了,王某某把父亲接到了自己家,辞了工作,专门在家照顾孩子,陪伴父亲。

  “病人不舒服为什么不及时检查?”

 那么,张某某为什么在手术后会意外死亡呢?

  北京大学病理系进行尸体解剖证实,患者因双侧肺动脉血栓栓塞,致急性呼吸循环衰竭死亡。尸检报告认为,“可能由于术后血液凝固性增高,血流缓慢等因素导致下肢深静脉或盆腔静脉血栓形成,血栓脱落后造成肺动脉分支血栓栓塞”。

  针对肺血栓栓塞症,王某江认为,医院未尽告知及制定预防方案的义务。同时,王某江一家还对以下几点提出质疑。

  其一,张某某做的仅为3个小手术,局部麻醉并使用普通的静脉针输液即可,没必要做全身麻醉,也不需要3处留置导管并做骨静脉穿刺。患者家属认为,留置导管和骨静脉穿刺损伤了大静脉,全身麻醉使得患者长时间躺卧,这些都易诱发血栓。而且,骨静脉穿刺没有家属签字,医院对手术风险也未完全告知。

  其二,病人在输液过程中出现腿痛症状,曾多次向医护人员反映,但医院未及时采取措施,做相应的检查。“病人不舒服为什么不及时检查?”王某江气愤地说。

  其三,医院在患者晕倒后,仅给予吸氧、心电监护和开放静脉通道处理,未对患者进行肾静脉血栓、肺血栓栓塞症有关的任何检查、诊断、鉴别诊断,更未给予患者任何与此有关的抢救。患者家属认为,医院抢救患者违反相关技术规范。医院在错误地抢救了40多分钟后,才请来一墙之隔的天坛医院心内科专家参与会诊抢救,延误了抢救时机。

  王某江认为,患者在治疗过程中谨遵医嘱,没有任何行为过错。医院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患者的死亡,也给其至爱的亲人留下了永远的伤痛。

  据了解,静脉血栓已成为仅次于缺血性心脏病和脑卒中而排名第三的心血管疾病。由于起病太急,早期没有明显症状,静脉血栓常被忽视,被称为住院病人“无形的杀手”。外科手术是静脉血栓发生的最大危险因素之一,它可造成肺动脉栓塞而致死。如果发病后30分钟内不能采取对症措施进行救治,死亡率极高。“事件发生后,医院负责人3天后才答应和我们见面,且坚称患者是正常死亡,医院没有任何责任。”王某江回忆说。让王某江不解的是,妻子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小小的牙科手术,意外死亡难道还是自己的错?

  针对患者家属的质疑,记者4月8日致电北京口腔医院院长办公室。办公室工作人员称,具体情况他们也不清楚,并让记者向负责医患关系的门诊办公室询问。门诊办公室则告诉记者,他们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授权,不方便接受采访。随后,记者再次致电院办,对方称应该联系医院党办。4月9日,党办人士称,有关情况可以向医务处询问。记者随后多次致电医务处未果。

  记者获悉,由于对事故责任认定存在分歧,王某江一家已将北京口腔医院诉至北京崇文区人民法院,要求医院赔偿因医疗损害对其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人民币38086元(包括交通住宿费、丧葬费、精神损失费),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及其他合理支出待鉴定后计算提出,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