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xx、崔xx、郭xx因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1789天前8085

王xx、崔xx、郭xx因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免费法律咨询

时间:2009-06-09 当事人: 王云波、崔玉良、郭小平 法官: 文号:(2009)松民一终字第21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

上诉人(原审被告)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小平,男。
委托代理人李炳欣,扶余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上诉人王云波、崔玉良、郭小平因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不服吉林省扶余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08)扶民重初字第2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云波及其委托代理人葛增誉、上诉人崔玉良及其委托代理人姜淑华、上诉人郭小平及其委托代理人李炳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王云波诉称,2006年10月2日下午,原告租用被告郭小平所有由被告崔玉良制造的花生摘果机,在自家门前打花生。由于该摘果机系三无产品,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和质量缺陷,且被告郭小平作为所有人和出租人未告知原告操作规程和注意事项,致使原告在干活过程中右腿陷入摘果机内被机器绞伤。原告于当日被送往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救治,诊断为:创伤失血性休克、右下肢皮肤脱套伤、右腓骨骨折、右小趾不全离断伤。原告在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住院治疗20天,后转到扶余县人民医院继续住院治疗40天,共支付医疗费人民币23 944元。经吉林大众司法鉴定所鉴定,原告伤残程度为六级。现原告要求二被告赔偿医疗费23 944元、误工费13 727.65元(37.61元/天×365天)、住院伙食补助费3 050元(50元×61天)、营养费915元(15元×61天)、护理费3 833.85元(62.85元/天×61天)、交通费1 800元、残疾赔偿金50 278.68元(4 189.89元×20年×60%)、被扶养人生活费56 691.03元,其中:原告父亲王守金的生活费12 257.52元(3064.38元×20年÷3人×60%)、原告母亲刘桂琴的生活费12 257.52元(3064.38元×20年÷3人×60%)、原告长子王岩18 386.28元(3064.38元×20年÷2人×60%)、原告长女王文书13 789.71元(3064.38元×15年÷2人×60%);精神抚慰金15 000元;鉴定费1 600元;律师代理费2 500元。各项经济损失合计173 340.21元。
  王云波为证明其主张,向原审法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吉林省农业机械试验鉴定站出具的证明一份,证明被告崔玉良生产的花生摘果机没有经过检测。
  2、王云波的医疗文证,证明原告的损害事实。
  3、吉林大众司法鉴定所出具的吉众司法医鉴(2008)258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证明原告所受损伤已构成六级伤残。
  4、户口本、残疾证、王守金CT报告单复印件及扶余县大林子镇大林子村村民委员会证明各一份,证明原告王云波的供养人口状况。
  5、原告王云波的委托代理人调取的证人郭庆军、张福志的调查笔录及二证人的出庭证言,证明原告王云波受到损伤与被告崔玉良摘果机及被告郭小平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原审被告崔玉良辩称,原告王云波受伤与被告生产的摘果机是否经有关部门鉴定无因果关系。摘果机的挡尘板呈45度角,并非踩踏部位,原告的损伤是因其非正常操作踩踏挡尘板,致使挡尘铁板塌陷所致,是原告自己造成的,被告崔玉良不应成为本案的被告,也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当庭所举证据,原审时未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提出,不能作为定案依据,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被告崔玉良向法庭提供花生摘果机模型一台,用以说明摘果机构造及各部位功能。
  原审被告郭小平辩称,其既不是摘果机的生产者也不是销售者,不应成为本案被告,也不应承担责任。花生摘果机是其2005年从被告崔玉良处购买,并正常使用,给原告家摘花生时,已告知了原告正确使用方法,在摘到第三车时,原告原在四轮车斗的花生秆堆上站着往下推花生秆,后原告嫌慢,就从上边往下跳,跳到挡尘板上,将挡尘板踩踏,掉到摘果机里致伤,原告作为成年人应该知道往摘果机上跳的后果,造成原告损伤,既非摘果机质量问题也非被告是否告知问题,而是原告自身过错造成,应由原告自己承担责任。被告郭小平提供其摘果机照片三张,用以说明原告掉下去部位是挡尘板并非踩踏填料部位。[page]
  原审法院审理认定,2006年10月2日下午,原告租用被告郭小平的花生摘果机在自家门前摘花生果。双方约定被告郭小平提供摘果机、四轮车(带动摘果机),原告自行负责填料,每小时60元。在摘至第三车时,原告踩踏摘果机的挡尘板填料,致使挡尘板塌陷,原告的右脚插进摘果机内,被搅杠搅伤。原告当日被送往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救治,诊断为:创伤失血性休克、右下肢皮肤脱套伤、右腓骨骨折、右小趾不全离断伤。原告在该院住院治疗20天,支付医疗费19 830元,同年10月23日,转入扶余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住院40天,花费医疗费2 832元。原告经吉林诚元律师事务所委托吉林大众司法鉴定所鉴定,鉴定结论为:伤残程度属六级,医疗终结时限以伤后180日—365日为宜。原告就医及转院过程中,支付交通费1 800元,诉讼支付律师代理及异地办案费2 500元。原告夫妻两人,长子王岩,1997年6月30日生,残疾证记载残疾类别听力残疾,残疾等级二级,长女王文书,2004年5月12日生,原告父亲王守金1949年11月20日生,原告母亲刘桂芹1951年4月7日生,原告父、母亲在二轮土地承包中均分得承包地。
  另查明,原告租用的花生摘果机系由被告崔玉良开办的扶余县增盛镇玉良制造厂生产制造,该厂注册营业执照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修理和制造,被告崔玉良为业主,所生产的花生摘果机未经有关部门认证。2005年,被告郭小平在被告崔玉良处购买了花生摘果机,自用和出租。此类摘果机在扶余县农村花生产区已推广使用多年,此前未发生过类似安全事故。摘果机进料口左侧有一脚踏板,进料口右侧有一约呈45度倾斜的挡尘板,挡尘板下方为宽呈4-5厘米的角钢。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当庭陈述及各方提供的证据予以证实,被告方对原告提供的伤残鉴定有异议,但没有提供证据,也未申请重新鉴定,异议理由不成立,对上述事实及证据予以确认。
  原审法院认为,产品责任属严格责任,产品责任构成要件为:产品存在缺陷、损害事实、产品缺陷和损害事实之间有因果关系。本案被告崔玉良生产的花生摘果机是农民为方便生产提高劳动效率自制的一种加工工具,是否需要有关部门检测认证属行政法调整范畴,即使是原告所说的“三无产品”,也并不必然导致承担产品责任,还需要具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即产品缺陷与损害事实之间要有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本案被告生产的花生摘果机已在农村推广使用多年,此前并未发生过安全事故,摘果机上的挡尘板仅作防尘及机器内堵塞时疏通之用,并非踩踏部位,从该部位的构造也可明显看出是非踩踏部位,这是常识,是正常理智人所能预知的,对此原告也是明知的,原告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当预见到踩踏该部位可能发生的危险,而原告置自身危险于不顾,为加快工作进度、方便填料而踩踏挡尘板致使损害发生,原告是危险的制造者,也应是危险后果的承担者,该危险的发生与摘果机是否存在缺陷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因此,原告对其损害的发生应承担主要责任。被告崔玉良作为摘果机的生产者,虽然其制造的摘果机是否存在缺陷与原告的损害之间无因果关系,摘果机挡尘板不能踩踏也是正常人所能预知的生活常识,但如果被告在制造过程中能在挡尘板上加以必要的严禁踩踏的警示标志,能最大限度的防止损害的发生,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第二十七条第一款第(五)项“使用不当,容易造成产品本身损坏或者可能危及人身、财产安全的产品,应当有警示标志或者中文警示说明”的规定,被告崔玉良应适当承担责任。被告郭小平提供加工机械,原告按每小时60元给付租赁费并自行负责填料,被告郭小平与原告形成农机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