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市高原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张某产品质量损害赔偿案

1786天前6770

长沙市高原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张某产品质量损害赔偿案免费法律咨询

  原告长沙高原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长沙市芙蓉区八一路407号。

  法定代表人桑某,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侯某林,男,1960年2月14日出生,汉族,住长沙市芙蓉区解放中路239号慧丰楼1116房。

  被告张某(长沙市芙蓉区湘华空调阀门洁具批发商行业主),男,1966年9月14日出生,汉族,住长沙市雨花区桔园小区6片3栋406号。

   第三人长沙天机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住所地长沙市芙蓉区车北路168号402房。

  法定代表人马某花,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覃某华,男,1963年9月24日出生,汉族,住长沙市芙蓉区蔡锷中路81号。

  原告长沙市高原某物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高原某公司)诉被告张某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09年11月11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于2009年12月23日根据被告张某的申请,依法追加长沙天机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机公司)作为本案第三人参加诉讼。本院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由审判员杨宜担任审判长,与人民陪审员邓某阳、左回云组成合议庭,于2010年1月4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高原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侯某林、被告张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某辉、第三人天机公司的委托代理人覃某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高原某公司诉称:2007年6月13日,高原某公司因中央空调进行节能改造,从张某经营的长沙市芙蓉区湘华空调阀门洁具批发商行(以下简称湘华商行)购买蝶阀等器材。6月14日,高原某公司对水管进行调试时,所购蝶阀突然发生爆炸,致使当班职工彭某林、蒋某耀受伤。出事阀门经检测鉴定为不合格产品。彭某林受伤后,高原某公司已支付彭某林一次性伤残补助金、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20 000元,已花费医疗费150 921.19元、床位调节费1 000元、看护人员工资7 500元、交通费369.8元,共计 179 790.99元。之后,蒋某耀通过诉讼确认其各项经济损失为87 617元。故张某出售的不合格产品给高原某公司的两名员工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267 407.99元。至2009年10月10日,张某实际支付高原某公司143 500元,尚余123 907.99元未付。高原某公司在本次事故亦蒙受了直接经济损,已花费事故抢险加班费800元、律师费用5 000元、产品质量检测费600元、查询费70元、诉讼费3 527元,共计9 997元。请求法院判令张某赔偿高原某公司经济损失133 904.99元。

  被告张某辩称:一、高原某公司起诉的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证据自相矛盾,其诉讼请求依法不能成立。1、高原某公司使用的蝶阀是张某卖给本案第三人天机公司,天机公司再提供给高原某公司使用的。事故发生后是张某与天机公司共同做的质量鉴定,张某支付的143 500元也是向天机公司支付的。高原某公司向法院提供的买卖合同系篡改后的合同(客户名称处篡改痕迹明显)。高原某公司的合同当事人是天机公司,而非张某。故张某与高原某公司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上的往来。二、高原某公司提交的证据漏洞百出,自相矛盾:1、高原某公司一直称是与张某一起去做的质量检验,但《检验报告》上明确体现“委托检验人”是天机公司;2、高原某称其在张某处购买了蝶阀,而“投诉记录表”上明确的表明投诉人是覃某华,购买蝶阀的也是覃某华,而覃某华是天机公司的实际负责人,这显然自相矛盾;3、高原某提交的购买蝶阀的收据客户名称处明显经过篡改,且收据上标明的“高原某”不等同于是长沙高原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高原某公司也无其他证据对此加以佐证;4、高原某公司提交的“关于空调节能泵蝶阀炸裂造成财产损失明细”清楚的说明“空调节能改造工程由天机公司施工、发生炸裂的蝶阀由天机公司所购买”这两个事实,这与高原某公司所诉称的事实明显自相矛盾。二、本案被告主体错误,张某无需向高原某公司承担民事责任。张某与高原某公司无事实和法律上的关系,高原某公司使用的发生炸裂的蝶阀是天机公司所提供,高原某公司与天其公司之间具有施工承包合同关系,本案中应当向高原某公司承担民事责任的是天机公司,而不是张某。三、天机公司对本案的发生客观上严重违法,主观上具有过错,应当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本案中发生炸裂的蝶阀属于国家明文规定的特种设备,对其安装和改造应具有相应资质和相关部门批准。天机公司违反相关规定进行改造才导致此事故的发生。四、高原某公司在本案中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高原某公司将涉及特种设备的工程交给没有合法资质的单位施工,对蝶阀炸裂事故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和不可推卸的责任。五、张某已经向天机公司承担了相应的民事责任。事故发生后,天机公司与张某经过协商,已经向天机公司支付了143 500元,天机公司再将款支付给高原某公司,而作为主要责任人天机公司并未承担任何责任。综上,本案的法律责任应由高原某公司和天机公司承担,请求法院驳回高原某公司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天机公司述称:天机公司是给高原某公司进行技术改造,蝶阀是受高原某公司的委托从张某处购买的,对此次的产品质量问题天机公司不应承担任何责任。

  经审理查明:2007年6月,高原某公司委托天机公司对公司的中央空调进行节能改造。6月13日,天机公司派员前往张某经营的湘华商行购买器材,其中购买了型号为D37ALX5—16ZB1中线手动蝶阀4只。6月14日,高原某公司在中央空调改造完成后对水管进行调试时,水管蝶阀发生爆炸,进行水管调试的职工彭某林、蒋某耀当场受伤被送往医院。6月15日,张某与天机公司共同委托湖南水力机械质量监督检验授权站对湘华商行销售的D37ALX5—16ZB1蝶阀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为“经检测,产品未达到有关标准的要求”。此次检测花费600元。事故发生后,彭某林于2007年6月14日至8月22日、2008年4月3日至24日在湘雅二医院住院治疗。共花去医疗费150 921.19元,其中住院费141 641.73元、门诊费9 279.06元、购买住院用品40元,交通费369.8元。上述款项由高原某公司垫付。

  2009年3月24日,彭某林向芙蓉区法院起诉高原某公司,同年7月14日,在法院主持下,彭某林与高原某公司达成调解协议:1、高原某公司于2009年8月14日前赔偿彭某林因工伤发生的部分费用2万元;2、自2009年7月14日之后,彭某林治疗工伤所发生的医疗费凭有效票据由高原某公司赔偿,其他工伤待遇按《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理。2009年6月16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09)长中民一终字第0069号民事判决确认:1、高原某公司赔偿蒋某耀各项经济损失74 434元;2、高原某公司支付蒋某耀工伤鉴定费、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