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某和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案件

1687天前6837

吴某和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免费法律咨询

  原告吴某某,男,1933年2月15日出生,汉族,义乌市青口南都游乐园业主,住义乌市稠城街道办事处金苑新村2幢502室。

  委托代理人王某某,浙江律师。

  被告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住所地杭州市西湖区莲花峰路8号。

  法定代表人容某某,经理。

  委托代理人甘某,被告公司职工,住杭州市之江路91号。

  委托代理人骆某某,浙江律师。

  原告吴某某与被告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产品质量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吴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王某某、被告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甘某、骆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吴某某诉称,原告委托其子吴A于1998年以7200元价向被告购得唐老鸭、米老鼠脚踏游船各一只,并于同年4月始用于义乌市青口南都游乐园营业。1999年11月21日,游客楼剑某、虞某向原告租用脚踏游船在义乌市南山水库游玩时因船只漏水,双双溺水身亡。原告为此付出打捞等费用5300元、赔偿两死者亲属抚恤等费用185000元。原告认为,被告出售存在缺陷的“三无”游船,致原告营业中船沉客亡,造成原告经济损失,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为此,要求被告返还原告购船款7200元,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90300元。

  被告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辩称,原告吴某某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被告不是出事船只的销售者,原告也未支付价款;被告出售的船只是合格的,主要因为使用不当,引起悲剧。

  庭审中,原、被告双方举证、质证如下:

  一、原告举证:1.义乌市公安局1999年12月1日对被告单位法定代表人容某某所作的笔录(复印件)一份,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船只买卖关系,且被告将船只送到原告经营的南都游乐园。其中容某某陈述,1998年4月份,吴A向其公司购买了两条脚踏船和一条香蕉船,因款未付清,当时未开具发票,约一个月后,吴A又来定购两条脚踏船,送到义乌后吴A不肯付款,称上次所购的脚踏船有一条已经沉没,经交涉,公司留了一条脚踏船作赔偿,另一条自行拉回。由于这类脚踏船国家没有技术标准,厂方也没有向公司提供技术说明书和使用说明书,所以当时吴A虽然提出来过,但后来也没讲什么,把船买去了。2.吴A出具的“关于购船情况的前后经过”一份,其中吴A记述,1998年3、4月间,其与被告公司李宝珠联系业务时,李说在义乌开发旅游一定会好,并可以多搞一些电瓶船、碰碰船及脚踏船等,同时答应寄发有关图片资料。同年4月5日,其与容某某等公司人员一起在义乌南山水库谈及旅游开发时,容也认为多搞一些电瓶船、碰碰船及脚踏船是有利于经营的。双方谈妥购船事宜后,由原告之妻李某某出资付给容某某定金5000元。容某某并称当月15日前一定到货,不影响游乐园开业。4月11、12日去杭州提货时,被告方以款未付清为由未给说明书等资料,被告方后一次送船过来,经索要,仍没有给发票、说明书、合格证等。

  为此,吴A至今还扣下货款500元未付。容某某于1998年4月5日出具的“吴A订香蕉船一只、天鹅脚踏船一只、双体脚踏船一只,4月15日前提货,已交预付款5000元,余款付货时结算”的字据一份,证明原、被告双方存在买卖关系。质证中,被告方对容某某的陈述无异议,1998年4月第一次交易香蕉船一只、天鹅船两只,但认为购销关系的对方当事人为吴A,而不是原告;出事的船只是被告方弥补第一次供货的、沉没的船只的,其本身也不存在买卖关系。3.义乌市公安、检察机关为查清沉船原因于1999年12月13日对出事船只所做的实验笔录(复印件)一份,证明船只本身存在设计与制造质量的问题。其中“实验过程与所见(一)”记载:“将脚踏船平置于陆地,向船后仓灌注水,可显见船尾密封圈部位漏水,船底部有两处明显渗水,船坐仓有渗水,置于船后仓内的船舵空心轴无封口镙帽,船后仓水通过空心轴向外流出。”被告方对该实验笔录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该实验未有船舶技术人员参与,实验方法存在问题;渗水是船在使用过程中出现的,被告提供的船只是不漏水的。4.义乌市人民法院(2000)义刑初字第777号刑事判决书(复印件)一份,证明该刑事案件的民事赔偿部分已解决。被告方无异议。5.本院刑事审判庭于2000年4月27日、5月9日就沉船事件对被害人家属与吴某某、吴某奎的调解笔录一份,其中载明,吴某某、吴某奎赔偿虞某死亡的经济损失为95000元、赔偿楼剑某死亡的经济损失为9万元。有关原告吴某某付出赔偿款的票据四份,证明赔偿款185000元均为原告付出。

  金华市战略舟桥处潜水段向义乌市青口南都游乐园收取打捞费3500元的税务发票一份、青口高兴饭店收取1999年11月21日晚餐、22日中餐、晚餐餐费共计1050元的发票三份、原告方子事故当天付给吴分田等10名给潜水员打氧气人员工资共计750元的帐单一份,证明原告的各项费用支出。被告方质证认为,对死者的赔偿超出法定数额、也未考虑死者本身未穿救生衣的问题,赔偿主体为吴某某与吴某奎两人;对餐费、打捞费的真实性有异议。6.义乌市青口南都游乐园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一份(登记为吴某奎个人经营),证明原告吴某某为真正的业主;常州玻璃钢造船厂《质量证明书》复印件一份,证明被告提供的船只也应有质量证明书。被告方质证认为,对营业执照无异议,但南都游乐园不能经营脚踏船生意;其他厂家没有质量证明书也同样经营。

  二、被告举证:1.照片6张,证明造成船只损坏的南都游乐园环境、出事船只由于使用、管理不当损耗较大并造成渗水;原告所称的沉船还存在。原告方质证认为,事故船只使用中出现划痕是存在的,但船体并没有破损,是事故以后才产生的;所称沉船也是在水库干后打捞上来的。2.证人李次流、任炳生、王莉莉的证言各一份,证明当时因船被原告方所扣,送船人李次流通过王莉莉才获救,经多次交涉拿回一条船。原告方质证认为上述证言均与容某某的陈述有出人。3.被告第一次出售船只给吴A时所附的江苏武进南方快艇厂宣传资料一份,说明厂家有生产技术条件。原告方指出,该资料说明该厂应当具备生产船舶的条件,但与原告方2000年12月去常州向有关部门了解时查到的资料并不符,标准文号也没有。

  此外,原、被告双方对本院已生效的(2000)义刑初字第777号刑事判决书所认定的事实中与本案有关的部分无明显的争议。

  根据原、被告双方举证、质证情况,结合双方当庭所作陈述,本院对本案相关事实作如下认定:

  1998年2月18日,原告吴某某委托吴某奎出面,向原义乌市青口乡人民政府投标承包了南山坑水库用以开发经营水上游乐园。原告之子吴A为增加游乐园娱乐项目,经与被告杭州万里达船机有限公司有关人员联系并咨询,于同年4月5日在南山坑水库向被告订购了用于经营水上娱乐的“香蕉”船一只、“天鹅”脚踏船一只、双体脚踏船一只,当时付给容某某的预付款人民币5000元由原告之妻李某某拿出。容在收条上注明4月15日前提货。4月12日许,吴A到杭州向被告提货,被告即提供了无产品合格证、技术说明书、使用说明书等相关资料的“香蕉”船一只、“唐老鸭”脚踏船一只、双体脚踏船一只。4月28日,原告吴某某实际投资经营的义乌市青口南都游乐园正式对外营业,其营业执照注明为个人经营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范围为摩托艇、橡皮船、救生圈等,但实际经营中有脚踏船等项目。同时,该游乐园对游客作了两条安全管理规定:一是游乐人员必须穿救生衣,二是不得超载。因被告提供的一只无篷的脚踏船雨天积水后沉没,经原告方联系,被告又送两只同样无证的脚踏船到原告处,后双方谈妥以其中的一只给原告方作补偿,另一只被告自行运回。

  1999年11月21日下午1时许,原告吴某某一人看管游乐园,在不符合国家规定的经营范围、无安全保障条件的情况下,将接受被告补偿所得的脚踏船出租给游客楼剑某、虞某进游乐园水面游玩,并提供救生衣各一件。下午2时30分许,楼剑某和虞某在游玩中因脚踏船进水沉没而溺水身亡,救生衣均不在身上。原告发现险情后委托他人打捞死者和沉没的船只,为此付出打捞费用4250元。同年12月13日,义乌市人民检察院和义乌市公安局为查清沉船原因组织人员对事故船只进行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400-090-7096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