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债队”,一个女人的故事

2018天前8887

“我是六医的何大姐……”何大姐站在门口喊。半晌,没有回应。免费法律咨询

  屋里,远远看见何大姐,主人早就躲进屋里不敢出来了。

  有人回避,有人恶语中伤,当然,更多的人还是很客气的。两年的讨债生涯,让何大姐尝尽人间百味。

  自从两年前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成立了“讨债队”,何大姐就开始四处奔波,一笔笔欠债相继被追回。两年追回80多万元,这对处于发展阶段的六医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当“救人第一”遭遇欠费难题时,医院无一例外地为欠费所困,甚至由此面临着生存压力。对于贵阳市六医来说,“讨债队”的成立实属无奈。

  有专家指出,“讨债队”依旧无法解决根本问题。因为,诚信制度和医疗保障体系的建立健全,才是关键。

  一个人的“讨债队”

  性格爽朗的何大姐在医院里当过护士,搞过结算,干起“讨债队”,纯属偶然。

  2005年3月份,医院医政科科长谌利军突然找到她:“有两个病人,已经欠费20多天了,天天催,老板就是不来交钱,要不你去看看?”

  原来,这两个病人是贵阳一家大型家用电器商场的送货员,因在送货途中发生车祸,被送进医院。但商场老板在预垫了部分医疗费后,不再露面,转眼,他们就欠下了2000多元医疗费。

  何大姐揽下这活。她打电话给那家商场的车队队长,对方一听是医院的,连称“没办法”,让她找商场的财务。

  电话打到财务,财务声称“不清楚”,又把何大姐推给了商场经理。

  刚开始,对方还客气,可当把欠费的事挑明后,对方就不耐烦了:“这事你不用找我,我做不了主。”

  “就找你,只有你能解决问题。”何大姐急了,但她迅速稳定了一下情绪,“你们商场在贵阳可是响当当的,我也是你们的消费者。难道,这么大的商场,原来竟是这样不负责任的?”

  “不管怎么说,病人是你们的员工,出了事你们不能不管。”何大姐这一“激”,经理才急忙答应:“有话好好说,我会处理的。”

  当天下午,商场派人将5000元医疗费交到了医院。几个电话便将头疼好久的事摆平了,谌利军向她竖起了大拇指:“追债高手!”

  就是这么一夸,何大姐被推进了六医“讨债队”——主要负责追讨病人欠债。

  六医原是铁路医院,“旱涝保收”。可自从2004年起,医院从铁路系统分离出来后,面临不小的生存压力。欠债问题迫使谌利军萌生了成立“讨债队”的念头。

  其实,六医的“讨债队”,从队长到队员只有何大姐一个人。但并不妨碍何大姐对这项工作的热情。

  她从住院部抄来了一大沓“黑名单”,开始了追讨欠债的生涯。

  学医的“福尔摩斯”

  何大姐没想到,“讨债队”的工作并不都像当初几个电话搞定那么简单,第一次出击就让她颇费周折。

  那年,在二戈寨,一辆营运中的面包车和一辆摩托车发生相撞,造成1人死亡、4人受伤。当时,4名伤者被紧急送到六医抢救,可是,他们伤愈出院后,近5万多元的医疗费一直没有结算。医院里没有留下伤者的任何信息,一切毫无头绪。

  何大姐通过交警部门,先查找到肇事车挂靠的公司。公司在小河,大冷天,公司倒是找到了,经理却不在。“你在外面等着吧。”工作人员抛出了这话。她只得哆嗦着,站在公司门口。

  两个小时过去了,姗姗来迟的经理才将何大姐让进屋里。但却说:“很抱歉,车主的电话不方便给你。”

  何大姐只有天天换着电话打给经理。最终,对方招架不住,将车主的电话告诉了她。

  “警方已经介入了,等破案了再来拿钱吧。”车主拒绝见面。车主很窝火,事发后,司机逃逸,卷走了他1万多元款项。

  何大姐又想起了保险。一番查找,她了解到,肇事车辆是投保了的。她买了一本交通事故赔偿书,连夜核算。

  “你投保的钱够得上赔偿了。”何大姐再次打通车主电话。车主的口气缓和了好多,但仍然拒绝见面。

  何大姐又连跑了6次交警大队,有人给她出主意:“如果争取到死者家属和伤者的委托书,你就可以代理他们找车主交涉,否则难办!”

  何大姐多方打听,找到了死者家属和另外4名伤者。他们都将印着鲜红的手印的委托书交到了她手中。

  “躲是躲不过的,你不出面,事情就没办法解决。”当何大姐再次联系上车主的时候,车主告诉她,亲戚得了癌症,正在住院,“没空见面。”

  何大姐不死心,当即赶到省医,“我现在就在省医……”

  “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电话里,车主大吃一惊。

  “我是学医的‘福尔摩斯’啊”。

  “我真服了你了!”最终,车主出来见了面。

  事情终于被执着的她搞定。忙了3个多月,她为医院讨回了近5万元,死者家属获赔14万元,其他4名伤者也得到了应有的赔偿。

  陈年烂账的温情与“加锁”的无奈

  对于何大姐的工作,谌利军甚为满意。

  “人都是有感情的,很多时候,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一下,或许换来的会是另一种结果。”在欠费的患者中,除了部分恶意欠费者,还有不少人是因为家境贫寒而暂时无力支付,对此,何大姐颇有心得,“讨债,除了耐心,还得对别人有感情,注意方式方法。”

  去年,一名患者在医院治疗后,欠下800多元医疗费。患者没有联系电话,她只能按照医院登记的住址,赶到了龙洞堡附近。

  一间木头房,何大姐走进一看,家徒四壁,一个小孩正躺在沙发上哭。何大姐快步上前,抱起小孩,哄着。

  许久,患者才从外面回来,当她看到小孩在何大姐怀里笑得很开心时,怔了一下。

分享
  • 合同起草 合同审核修改 律师函 委托书 薪酬规划体系构建方案 绩效管理体系构建方案 房屋租赁合同 买卖合同 技术服务合同 项目合作协议 技术开发合同 加盟合同 产品销售代理合同 合作性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设立基本股权架构方案 持股平台设立方案 股权代持方案 定向股权激励方案 基本股权赠与方案 公司全员持股股权激励方案 公司融资前股权梳理方案 公司天使轮股权融资方案 基本股权转让方案 合作性股权转让方案 股权转让+代持方案 劳动合同 劳务合同 保密协议 培训协议 实习协议 竞业限制协议 劳动仲裁申请书 员工手册 劳动人事通知书 债权债务解决方案 借款合同 保证合同 抵押合同 质押合同 还款计划书 催款函 房产抵押合同 起诉状 答辩状 上诉状 再审申请书 执行申请书 履约催告函 保管合同 建设工程承包合同 仓储合同 承揽合同
    热门资讯
    推荐服务
    商法通
    专业律师随身带
    关注“商法通法律顾问”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咨询
    商法通

    扫描关注商法通

    随时随地免费法律服务

    服务与支持
    025-68890888
    周一至周五 9:00-18:00
    反馈类型:
    反馈内容:
    手机号码: